生命價值的重建(第三講)
唐崇榮博士2003佈道會
時間:2003.3.7 晚上7:30
地點:台北中正紀念堂

現在我們要開始第三天的講道。我們在第一天、第二天的晚上,與大家思想「人的生命是有價值的」,而人的生命的價值不是人自己可以定的。因為人自己常常忽略了自己價值,就輕看自己的價值,出賣自己的價值,糟蹋自己價值,有許多人浪費了他的生命,到死的時候還沒有覺悟。有的人在臨死之前覺悟自己失去了最好的生命,浪費了最好的機會,但是時間不再挽回過來,就變成永永遠遠懊悔的狀況,這是很可惜的事情!

那麼人生命的價值是誰定的呢?人生命價值是創造人的上帝才能定的。因為創造人的上帝知道人被造在怎樣的狀況中間,人生命的本質是什麼?聖經說「人是按照上帝的形像樣式造的。」所以哲學裡面我們說,人應當學習像上帝。人最大的責任,就是追求對神性的認識,效法神性偉大的道德,但這種道德在哪裡表現出來呢?世界的聖人,世界的宗教領袖,都是覺察自己有罪的人,所以他們沒有辦法成為我們最好的榜樣。所以上帝差遣耶穌基督到世界上來,耶穌基督是道成肉身,祂是神親自成為人,在歷史中間把天上神的形像,用地上人肉身的樣式表現出來,感謝上帝!

在耶穌基督的生命裡面,你看見神性的表現,你看見神性的榮耀,你看見神性的聖潔,你看見神性的美善,你看見神性的永恆,你看見神性的公義,你看見神性的愛。所以主耶穌說「你們看見我,你們不是看見我,乃是看見那一位差我來的父上帝。你們信我的人不是信我,你們乃是信那差遣我來的父上帝」(參:約翰福音: 12章 44-45 節)。這樣,只有在一個人身上,我們看見神的榮耀彰顯出來,那就是耶穌基督。但是,當耶穌基督把神的形像和榮耀彰顯出來的時候,他不是站在神的生活上表現出來,乃是站在人在地上的生活表現出來。這就成為人類歷史裡面最大最大的啟示,也就是人的生活可以達到怎樣的果效,人可以得到最高的榜樣,就是基督在地上生活的表現。

親愛的朋友,親愛的同胞,我們昨天思想了上帝是永恆的,所以上帝把「永恆性」賜給我們。上帝是聖潔的,所以上帝把良心賜給我們。上帝是善的,所以祂把道德功能賜給我們。上帝是公義的,所以祂使我們有了公正判斷的可能。這些就是人之所以為人的真正的基礎。 如果一個人沒有覺悟到自己有這樣的本性,他就沒有辦法注重聖潔的生活的重要性。今天為什麼有許多骯髒污穢的事情在我們的社會裡面?因為聖潔的觀念已經從我的思想中間失去了,所以男女之間的愛情充滿了骯髒污穢。夫妻的家庭生活充滿污穢,我們家裡面的床充滿污穢,我們的思想意念充滿骯髒污穢的事情,因為聖潔的觀念離開了,所以我們用不聖潔的錢,不聖潔的感情,不聖潔的行為,不聖潔的心,做了許多使神生氣的事情。

因為上帝是聖潔的,所以上帝要我們過一個良心有聖潔的生活。因為上帝是良善的,所以上帝要我們過一個有道德有真理的生活。因為上帝是公義的,祂要我們做一個按照真理,按照上帝的律法而行的生活。 所以今天我們看見社會充滿不義的事情,越不義的人,越容易發橫財。越正義的人越過平淡的生活,這就是世界的敗壞!怪不得今天的世界教育界所教的東西,跟社會所真正實行的東西是背道而馳。母親對孩子講的話,跟社會中間實踐的生活是完全相反。

我從小的時候,很奇怪的事情,就是母親說「不要打架,不要打架」,但是所有國家的雕像都是最會打仗的人。母親說「不要說謊,不要說謊」,但是生意場上發財的人都是專講騙話的人,所以社會的事實是活生生的敗壞,教育的理想是非常崇高的美德,理想與現象的脫節,到底是為了什麼呢?這是文化一定要解決的事情。但是文化的本身不過是一種理想。所以文化所教導的,文化所嚮往的,是那個沒有達到的失去的良善本性。但是社會的表現的,完全是另外一種的生活,所以中古世紀有一個人叫做馬基維利(Machiavelli, 1469-1527),這個人寫了一本書叫作《王子》,或者叫作《君主論》,這個在原文繙譯成英文叫《The Prince》「皇太子」的意思。那麼政治理論怎麼樣講呢?他說「你要對你的敵人越殘忍,你才會越成功。你不要用寬容的心,用愛心待你的敵人,就是給他機會可以報仇你。所以在政治裡面,如果你要成功,你就要甘願做一個殘忍的人,你要儘量作惡,儘量說謊,你的敵人才會怕你,這樣,你的權柄才會穩固。」這種這樣敗壞的書,竟然成為今天所有政治家喜歡看的書。人家問他說,「你所講的到底是怎麼回事呢?」他怎麼回答呢?他說「我不是告訴你人應當做什麼,我是告訴你人實實在在所做的到底是什麼。」所以這是告訴我們,這個世界是很黑暗的世界。

我們生命有沒有價值?如果我們的生命有價值,是不是用這些殘忍、敗壞、惡劣的手段去達到這個價值呢?或者我們要靠著神的恩典,好好思想我們的人性,靠著神的恩典,回到祂的面前。

親愛的弟兄姐妹,親愛的朋友,親愛的同胞,今天第三個晚上,我要繼續與大家思想神的本性。在祂啟示中間祂告訴我們,祂是一位怎麼樣的神,然後讓這些的啟示,成為我們人生的目標,來啟發我們,來刺激我們,來推動我們,使我們可以重建我們的生命。

聖經告訴我們,「上帝是主。」所以當祂按照自己形像樣式創造人的時候,祂就把「自主性」放在人的裡面。 人之所以是人,因為人有一個很特殊的自由,這個自由是超過所有的動物,更越超過所有的植物,更超過所有的礦物。所以希臘的哲學家把植物、動物當作人以下非常被動的主動者,又把物質當作絕對絕對的被動者,只有把人當作一個超過物質的主動者。所以斯多亞派的哲學告訴我們,這世界是有兩個層次的東西組成的。第一個層次就是被動的因素,那就是物質的天地萬物。第二就是主動的因素,那就是人的靈魂和道德的運行。所以斯多亞派的哲學,把宇宙分成被動的層次跟主動的層次。那麼人的位置在哪裡呢?人是在主動的層次裡,所以人是唯一可以管理自然的。我們看見我們環境敗壞,我們快快注意環保運動。我們看見空氣汙染了,我們減少汙染的化學成分。我們看見我們的河流骯髒了,我們要管制工廠不要流出那些玷污的東西,這就是表示人要克服自然,人要管理自然,人要主動的去安排大自然的被動性。

這主動性從哪裡來呢?那是神創造人的時候賜給人的。而真正真正絕對的主動,只有神自己。而人的主動是被造的主動。人的主動是被動的主動。因為神造我們是按照祂的形像造的。所以神是主,萬有的主,永遠的主,天地的主,生命的主,大自然的主。這樣,人按照上帝的形像樣造的,所以人也有自主性,這樣人才像上帝。

那麼人的自主性是什麼呢?我們可以控制自然,我們可以管理自然,我們可以保護自然,我們可以行使我們的自由權,我們可以管理我們自己的身體,我們可以計劃自己的前途。這樣,人也是自主的。但是人的自主跟上帝的自主不一樣的。上帝的自主是無限的,人的自主是有限的,上帝的自主是全宇宙的,人的自主是生命跟自己四周圍小小的環境。雖然如此,人的自主性是人之所以是人生命的尊貴的價值。當一個人的人格成功的時候,他懂得怎樣管理自己,他懂得怎樣控制自己,這個人是可信任的,這個人是可以放心的。

當我十七歲接受主耶穌基督以後,我每讀聖經,我常常禱告,我克制自己的生活,我絕對不嫖,不飲,不賭,不吹,我做人有原則,有基礎,有方向,有神的道管理我。所以有一天,我的母親把我叫到她面前來。她說「崇榮,我老實告訴你,你三歲就沒有父親,我辛辛苦苦把你養大,如今我放心了,因為我看見你能夠自己管理自己,你是一個敬畏上帝的人,所以不再為你掛慮了,因為你心有主,你敬畏上帝,你懂得克制自己的生活,你過一個有規律的生活,你過一個聖潔的生活,所以我如今告訴你,就是你到世界天涯海角,遠遠離開我,我也不掛心了,因為你裡面有上帝的道在你心中。」我聽見這句話,我很受安慰。因為我知道我的母親從小很嚴格的管教我。

當我十五、十六歲的時候,我受了共產主義的思想,我接受了進化論的哲學,我接受了無神論的看法,我接受了唯物辯證的理論,所以我沒有信仰,我沒有宗教,我故意不知道什麼叫做道德的價值。等到我十七歲那一年,我回到上帝的面前,我說「上帝啊,你是存在的上帝,那麼你顯明在我的心裡面,你改變我的生活,你解答我的問題,你使我從新得著信仰。如果你解答我所有的問題,我願意到全世界去解答所有青年人的問題。如果你拯救我的靈魂,我願意奉獻傳福音去拯救更多青年人的靈魂。」主答應了我,主了改變了我,主管理了我,主重建了我的生命,所以我把自己奉獻給上帝。我的母親看見我,生命有這麼大的改變,她真知道我已經能夠自己管理自己了。所以這個已經為我守寡十四年的母親,她流著眼淚,放心的把我交給上帝。

親愛的朋友,你是人,人是按照上帝的形像造的。當一個人知道神是主,而他像上帝一樣能夠自主的時候,乃是因為跟神的聖潔,神的公義,神的美善結合。然後他的自由是願意約束在上帝的聖潔,上帝的公義和上帝的良善中間。這樣的人是自由的嗎?是。自由就可以亂來嗎?不。什麼叫做自由?你說「自由就是我要做什麼就做什麼」,這個叫作自由。不是的!如果自由是「我要做什麼就做什麼」,那麼「自由」跟「自殺」就差不多一樣。如果自由是「我要做什麼就做什麼。」那麼,「自由」跟「放縱」就差不多一樣。如果自由是「我要做什麼就做什麼」,「自由」跟「放蕩不羈」也是一樣的,這是很可怕的事情!所以自由不是放蕩,自由不是縱慾,自由不是你要怎樣就怎樣。那不是自由,那是野蠻。

那麼自由是什麼呢?「自由」是我能約束自己,能夠在公義裡面尋找我的範圍,能夠在聖潔中間尋找我的權柄,能夠在愛裡面實行我的行為,在良善中間做我應當做的事情,這才叫做自由。 所以今天我跟你談到另外一點,上帝是主,所以上帝造人的時候,人是按照上帝的形像樣式造的。人有自主權,但是上帝的自主權和上帝的美善、公義、聖潔是連在一起的。這樣,當我們真正用我們的自由的時候,我們能夠在上帝的聖潔、良善、慈愛、公義的範圍裡面約束自己,這樣的人才是真正自由的人。你若不走這條路,你的生命永遠不能真正重建立起來。

今天有許多的董事長,看樣子文質彬彬,晚上是衣冠禽獸。今天許多政治家,坐在位上權柄在握,但是私生活像禽獸一樣不如!為什麼呢?他有社會最高的位子,但是沒有人性最高的人格。他有世界最大的權柄,但是他沒有辦法控制心裡面那一匹野馬。人不像人,人不像神,人像牲畜一樣的。

今天有許多的大學生,學問一大堆,但是生活敗壞得不得了!知識很高超,道德很低落,因為他們沒有回到上帝的面前。這些的道理,不是單單我們今天晚上這幾千個人要聽的,全世界所有的人,都應當洗耳恭聽上帝的話語,因為你是上帝按照祂的形像樣式造的。這是今天談到的第一點。

第二樣、上帝是創造者,所以上帝創造人的時候,就把「創造性」放在人的裡面。 人與動物不同的地方是什麼?動物照著牠本性所需要的,尋找食物,吃飽睡覺,長大就有性的需要,雄雌交配,生子生孫,以後等時間到衰老而死,他們的責任就沒有了。牠們只有機械性的生活,牠像機器一樣的生活,年幼到年長,年長到年老,正像孟子所講的「食色,性也。」除了吃東西,除了需要交配,他們沒有別的工作,沒有別的責任,沒有別的思想,沒有別的作為,為什麼呢?因為動物生命裡面沒有創造性。為什麼動物沒有創造性,人有創造性呢?因為人是照著上帝的形像造的。只有這本聖經把這麼偉大的真理告訴我們。除了這本聖經,沒有人可以告訴你,你真正價值的基礎在哪裡。

感謝上帝!上帝是創造者,所以人有創造性。當你看見這偉大的建築的時候,沒有一個動物可以做得出來。當你看見這麼偉大的燈光,偉大的音響,一個人的聲音可以傳到幾千幾百萬人的耳中,你今天講的道,五十年以後錄音帶還可以講出來。這是人因為有創造性所達到的果效。人是偉大的,因為人有創造性;人有創造性,因為人是按照上帝的形像樣式創造的。上帝是創造者,所以人有創造性;上帝是原本永恆的創造者,人是被造而有創造性的受造者,所以人是偉大的。 今天給你講的這一篇是「系統神學」的書,這幾百年來沒有人提到的。幾百年來「系統神學」,沒有人從這點提上帝的形像,God is creator. You are created with the ability of creativity. 你有創造性,所以人才是偉大的。因為我們有創造性,所以我們有科學的發現,有工具的利用,有知識的傳達,有藝術的創作。

當貝多芬 (Ludwing van Beethoven, 1770-1827) 創作第一個交響樂的時候,已經脫離了莫札特(Wolfgang Amadeus Mozart,1756-1791) 跟海頓(Joseph Franz Haydn, 1732-1809) 的影子了。當貝多芬創作第九個交響樂的時候,他已經脫離了自己過去的影子。當韓德爾 (George Frideric Handel, 1685-1759) 創作《彌賽亞》的時候,他已經脫離了所有巴洛克 (Baroque) 所有的形式。這些就是文化之所以能進步的可能,科學知識之所以能發展的可能,社會之可以進步的可能 ---- 因為人有創造性。

當你看見偉大藝術,偉大的音樂,偉大的詩歌,偉大的建築,偉大的靈感產生出作品的時候,你知道這是時代的鏡子,是心靈的光,這是人類偉大的發揮,是創造性所產生的果效。當這些偉大的藝術家、作曲家、美術家、詩人,當他們寫下,作下這些偉大的作品的時候,他們正在運用他們的創造性。

當畢卡索 (Pablo Picasso, 1882-1973) 在他的畫布上做畫的時候,他說什麼呢?他正代表上帝,他正表演上帝,他在他的畫布上創造畢卡索的藝術世界。當張大千、傅抱石、齊白石....,這些偉大的作家做畫的時候,他就把創造的心靈表演在他們的畫布上面,表演在宣紙的上面。這就是他們創造性的運用。當人運用上帝創造性的時候,他就顯明他有神的形像樣式,但是很可惜的事情是什麼?「創造性」跟「罪性」連在一起的時候,我們就創造一些不倫不類的東西出來。所以蘇聯一個很偉大的文化學者,索羅金博士 (Pritirim A. Sorokin,1889-1968),他年老的時候在哈佛大學,他被請到美國去,成為「社會學」的主任,他可以儘量開課,不必照著傳統的題目,他自己定題目,自己收學生,自己教他所要教的東西。他教了許多的功課,歸納起來就是「文化動力的變遷」的學問。

這個索羅金的影響很大,有一次我看他的書的時候,他說「你注意這八百年來,人類到底有什麼變化呢?八百年以前,有百分之九十的天才在西方,都在教會的裡面,有六十五的天才,是敬畏上帝的人。到了十八、十九世紀以後,這些天才慢慢離開上帝,所以文化裡面有許多骯髒污穢的東西進來了。在中古世紀的圖畫裡面,你看見人看上帝,人的敬虔,人的聖潔,表現在他們最高最高的心靈。到十九世紀末葉的時候,在漫畫裡面的東西,在油畫裡面的東西,是妓女,是乞丐,是流氓,是許多犯罪的東西,許多與聖善的表現沒有關係的,這是人類的變遷。今天的藝術像什麼?今天的詩歌像什麼?不但在社會中間已經沒有偉大的音樂,在教會裡面把爛的音樂帶來事奉上帝。我感謝上帝!佈道團的佈道會我們都用最偉大的詩歌,可惜今天許多人已經聽不慣這樣的音樂了,因為我們已經被那不好的音樂,麻醉了我們的耳朵和我們的心靈,這是人類的一大憂傷!

親愛的弟兄姐妹,我們已經決定用這樣的真理佈道,不是感情衝動,不是群眾心理,乃是要被造的理性歸回神的真理的道那裡去。所以當你們聽這些道的時候,你的思想開始受激勵,你的心靈開始受激發,你甦醒過來了!你清楚知道我原來是人,這樣最不尊貴的人。所以我們已經決定,在我們的聚會裡面,不是用詩歌感情衝動,不是用煽動性的言語使你感情用事,乃是要你慎思明辨,真正明白,上帝的道何等的偉大,然後從其中產生純正的信仰。感謝上帝!

上帝是主,所以祂把自主權的自由放在我們裡面 ,請問,你怎樣用你的自由?上帝是創造者,祂把創造性的功能放在我們裡面 ,使我們成為有創造性的人,請問,你怎樣用你的創造性?我們今天怎樣欣賞創造性的藝術?我們怎樣了解那些偉大的心靈所給我們的貢獻?求主重建我們,求主復興我們。

你說「主啊,我的創造性沒有那些藝術家那麼大。」雖然如此,你應當求主把你帶回那偉大的創造的文化裡面。把你帶回創造主所啟示的真理裡面,你才不會偏行己路。不但如此,我們要思想當一個人創造性用到最錯誤的時候,就進到最可怕的罪惡裡面。這個罪惡是什麼呢?就是創造一個假的創造主,然後再自己去拜自己所造的假的創造主。這是神所忌邪所生氣的事情,因為上帝說,「除了我以外沒有別的上帝。因為我是獨一的真神,除我以外沒有別的神,你不可為自己雕刻偶像,你不可跪拜那些偶像。」

親愛的弟兄姐妹,這不是「宗教自由」的問題,這是「真不真」的問題。這是「是真神」「不是真神」的問題。真神就是真神,假神不是真神,假神不是神。你不能說「不要緊嘛!我有自由嘛,我要信什麼神都可以。」如果你什麼神都信,那就等於你在路上看見年紀比你大的,什麼人你都叫他是你爸爸一樣。你不能看見兩粒奶比較大的就是你的媽媽。你不能看見年紀比較老的就是你爸爸。真正你的父親只有一位。照樣,上帝是人類唯一的神,上帝是天上,是靈,是創造者,絕對不是普通的人。你不能把人當做上帝,因為人是人,神是神,上帝按照自己的形像造了人。所以神有創造性,祂就把創造性放在人的裡面,但是人為自己造了假神,這就得罪了真正獨一的神。

什麼叫作人為自己創造假神呢?我們把木頭當做神,我們把石頭當做神,我們把樹木當做神,我們把大山當做神,我們把海洋當做神,我們把人當做神,我們把英雄當做神,這些不是神!親愛的弟兄姐妹,我可以不可以把孔子當做神呢?不可以!因為孔子從來沒有說他是神。我可以不可以把關公當做神?不可以!因為關公從來沒有說他是神。我可以不可以把孔明當做神呢?不可以!因為孔明從來沒有說他是神。我可以不可以把毛澤東當做神?不可以!我可以不可以把蔣介石當做神?不可以!我可以不可以把世界上的人當做神?不可以!因為他們從來沒有說他是神。釋迦牟尼從來沒有說你要拜他,你問釋迦牟 尼,你看他的書,有沒有講「你拜我吧!」沒有這樣的事情!

所以宗教不是把人帶進正路,是把人帶到歪路去。你今天聽我講這句話你可以恨我,你甚至可以打死我,但是我從上帝的寶座再次對你說,你心靈的深處,一定要聽這句話聽得清楚!宗教把人帶到錯誤的道路中間 ,為什麼呢?因為許多宗教的教主,從來沒有說他是神,但許多宗教的教士叫人拜他們的教主。你說「耶穌基督還不是一樣嗎?耶穌基督是人,為什麼你拜耶穌基督呢?」耶穌基督說「你們信上帝也當信我,因為你們看見我不是看見我,你們是看見差我來的上帝。」「你們信我不是信我,是信那差我來的上帝。」天下人間,只有一位是神差遣到世界上的,所以在他裡面完全沒有罪惡,他的生活完全聖潔,他是獨一,完全不一樣的,他是神道成肉身。

有一次我在台北講道,有一個人發一個問題,他說「唐崇榮你知道不知道,凡不拜孔子的人,就不是中國人!你為什麼不拜孔子。」他以為這一句話可以把我嚇倒了,當他把這個問題講出來了以後,我就哈哈大笑!聽眾不知道我為什麼笑?我就開始解答了。這個人說,「凡不拜孔子的就不是中國人!」我看了以後,我感到很好笑,因為根據這個人的理論 ---- 孔子一定不是中國人,因為孔子從來沒有拜孔子。對不對啊?孔子有沒有拜孔子啊?孔子不但沒有拜孔子,孔子也從來沒有叫中國人要拜他。所以當你拜孔子,拜關公,拜釋迦牟尼的時候,你不是在拜上帝,你是「自作多情」,你把人當作神,你是得罪了那真正獨一的上帝。那真神說「除了我以為外沒有別的神。」人是按照神的形像樣式造的,當你「創造上帝」的時候,你只能造一個被造的上帝。因為當你創造神的時候,那個神是你造的,神被造的,「被造的」就不是神。如果被造的是神,你怎麼樣可以造一個被造的神?

當人創造一個神的時候,他有創造性,用被造物,去造一個被造神,他自己是被造的,有創造性的被造,用沒有創造性的被造物,去造一個不是創造的被造神,這個在我的神學裡面,叫做 triple creation,triple creature 三重被造,在我的神學裡面,這叫作「三重被造」。什麼意思呢?被造的人,用被造的物,造一個被造的神,大家說,一、二、三「被造的人,用一個被造的物,造一個被造的神。」然後自己跪在被造的神面前說「我的神!我的神!」你看人的創造性墮落到這麼可憐的地步!

你怎麼可以在木頭的面前,照著你的創造性去敬拜受造的神呢?這不是神!被造的人用被造的物造一個被造的神,當你造的時候,你是用被造的創造者,去造一個被造的假創造神。這是文化和宗教最墮落,最墮落的表現!但人類不但沒有覺悟,人還是繼續不斷走這條路。

當二十世紀,人類以為自己的文明最高超的時候,人類以為自己科學最發達的時候,人類以為自己的教育最普遍的時候,人的迷信一點不落在第一世紀的情況裡面。你看見了沒有呢?大學教授,所謂的「科學家」,他還是求神拜佛。所謂是基督教總統的李登輝,有時候到廟裡面去,為什麼呢?糊塗了!心靈的深處已經沒有知道神是創造者,創造者不是被造者,被造者不是創造者。被造的神就不是神!真神不是被造者,真神是創造者,求主可憐我們!

今天晚上我們願意心靈重建嗎?如果我們願意心靈重建,我們要悔改!我們要求主赦免我們,我們跪在主的面前,對主說「上帝啊,真神上帝啊,你寬容忍耐我許久了,今天你對我講話,你不是騙我,你不是隨便騙我,你乃是誠誠實實告訴我,你對我講了一些我不喜歡聽的話語。但是我感謝你,我聽見了,我從心靈的深處聽明白了。因為你愛我,所以你講這樣嚴厲的話,要我回到你的面前。只有你是真神,我願意到你的面前,求你赦免我的罪,赦免我誤用自由的罪,赦免我放縱情慾的罪,赦免我沒有辦法用你的真理約束自己的罪。雖然我有被造的自主性,我們沒有靠著創造的主,管理我的生活,求主赦免我的罪!

主啊,你把創造性給我,我用創造性造了被造的神,我得罪你,我使你傷心,我離開你,我遠遠的違背你,今天晚上,我聽見你的話,我認識你的道,我明白你的心意,我感謝你,我要回到你的面前,因為你是獨一的神。獨一的神是靈,獨一的神不是物質,獨一的神是創造者,獨一的神不是被造者,獨一的神是看不見的,獨一的神不是看得見的,看得見的是物質,物質是被造的,被造的不是神。上帝是創造主,上帝是永恆的靈,上帝是超物質的,上帝是看不見的。創造物質的上帝自己就不是物質,創造看得見的物質的上帝,自己就是看不見的。

感謝上帝!造桌子的自己一定不是桌子,寫書的人自己不是一本書,做麥克風的人自己不是麥克風。建造房子的自己不是房子。創造天地的上帝自己不是天地。創造物質的上帝自己不是物質。祂是超物質的,超自然的,超天地的,超時間的,超空間的,超看得見的。祂是靈,這是啟示出來的上帝自己對我們講的話語。感謝上帝!當人把上帝「物質化」以後,當人用看得見的假神代替看不見的真神的時候,神就藉著先知把真理啟示下來,神用嚴厲的話告訴人「你們犯罪了!你們走錯路了!如今回頭吧!」

今天許多人所謂有了宗教,有了信仰,他們有敬拜的生活,他們燒香拜神,其實他們的心遠遠離開上帝。你所拜的神是什麼呢?是盼望可以答應你自私野心的神。「神哪,我求你,給我。」我不是求「你」,我是求你「給我」。看起來我在求你,而實在我要你給我,給我什麼?給我平安,給我順利,給我發財,給我健康,給我發達,給我子孫,給我興隆,給我好機運,給我偉大的前途,所以我拜你,我不是要你大,是要你給我大。我要你祝福我,所以我利用你達到我的野心,這個叫做「宗教」。怪不得,我告訴你,許多人拜假神買彩票,買不到,最後不中彩票,他們就把他們的假神摔破了!這是什麼敬拜?這是什麼信徒?這是怎樣的宗教?這是很可憐的墮落!

上帝在天上看見了,今天晚上,祂告訴你「那些不是神,你這樣的信仰不是信仰。今天晚上,你回到上帝的面前。」聖經告訴我們,「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。」耶穌說「你們跟從我,你就為我受苦,沒有學生高過他的老師,我如果受逼害,你們也要受逼害。」耶穌為我們釘十字架,許多跟隨耶穌的人,相信耶穌的人,他們持守真理,他們信仰真理,他們傳講真理,結果他們一個一個被殺。為什麼?因為他們有真正的信仰!真正的信仰不是自私的,真正的信仰是為真理願意犧牲自己的性命。這樣,當你的身體被殺的時候,你的心靈永遠不會被殺。所以耶穌基督說「那能殺你們身體,不能殺你們靈魂的,不要怕他。」

親愛的弟兄姐妹,我們看見歷史上許多所謂的「英雄」,他們殺人不眨眼,許多的政治家,手上充滿人的血,他們死了以後,人家給他建廟,給他建祠堂,給他建陵墓。但是我告訴你,毛澤東紀念堂全世界只有在北京。蔣介石中正紀念堂,全世界只有在台灣,法國不會建他的。拿破崙 (Napolean Bonaparte, 1769-1821) 只有在巴黎,德國人睬都不睬。為什麼呢?因為這些人是用他們的權柄建立他們的聲望,所以除了他自己的民族,除了他自己的國家,沒有人會再紀念他。但是耶穌基督,全世界要紀念他。為什麼呢?因為他不是為自私傳信仰的,他是捨己,他是把真理傳出來。耶穌基督說「我把真理傳給你們,你們就因此想殺我」(參:約翰福音:8 章 40 節)。但是感謝上帝!耶穌對他的門徒說,「凡為我的緣故而死的人,為我的緣故受逼害的人,為義受逼迫的人,你們要歡喜快樂,因為你們過去的先知都是這樣。你們要思想以後的賞賜在天上是大的!」(參:馬太福音:5 章11-12節)

親愛的弟兄姐妹們,這些人,他們所信的是真理,他們求的是神的旨意,「願你的國降臨,願意你的旨意行在地上,如同行在天,因為權柄,尊貴,國度,榮耀都是你的,直到永永遠遠」(參:馬太福音:6章10-13節)。

親愛的朋友,這一個信仰,就是重建生命的信仰。我們的生命敗壞,我們的道德墮落,我們的社會濫用自由,我們的民主爛了,我們的人權被糟蹋了,我們怎麼回到上帝面前?從頭順服,學習真理,回到真理的上帝面前,聖潔的上帝面前,公義的上帝面前,良善的上帝面前,在神的道裡面,重新建立自己。

耶穌基督說,「來跟從我,效法我,學習我的樣式,負我軛,我的擔子是輕省的」(參:馬太福音:11 章 28 節)。
耶穌基督說,「凡到我這裡來的,我總不撇下他」(參:約翰福音:6 章 37 節)。
耶穌基督說,「若不是父吸引人,沒有人到我這裡來,到我這裡來的,我連一個也不撇下」(參:約翰福音:6 章 65 節)。
耶穌說,「我就是世界的光,凡到我這裡來的,我就給他找到生命的光」(參:約翰福音:8 章12 節)。
感謝上帝!那位獨一真神,差遣祂的獨生子,為我們死,為我們復活,把新生命賜給我們,使我們毀壞的生命,破損的生命,可以重新建立起來。

請問,你願意不願意,今天晚上,謙卑,恭敬,嚴肅,真誠,坦白回到上帝面前。你不是回答我,你回答你的主。這些上帝的話,已經對你講了,願主打動你的心,願主吸引我們,使我們回到他面前。你願意嗎?你願意嗎?現在,你回答主,你說「主啊,我願意回到你的面前,現在,我們到父的面前。我們低頭禱告。(轉載自唐崇榮國際佈道團)